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雨碎蓉城-石桥殒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千年前我在佛前立誓,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只为她能从桥上走过。如今两个五百年过去了,她每一世都会踩着我的身体,从此端到彼端,却从未顿足,渐渐地,我心凄然,顿生彷徨……

——文:金霖泽

蓉城小镇,满街雨碎,总是带给人几分古风的清新,几许浪漫的情愫。

几行翠柳,几丝碎雨,几许清滟,再加上一座古老神秘且赋有灵性的石桥,简简单单就构成一幅如水墨丹青的山水画。轻而易举的夺了世人的眼球,令人心旷神怡,见之忘俗。

已是午夜时分,绵绵的细雨静静的下着。我怀里抱着小黑,慢慢踏上这座古桥,周围静谧,只有雨碎的轻响,以及我的脚步声。

在石桥中央,我停了下来,弯下腰,缓缓抚摸桥身,指尖传来一抹冰凉,施施然的感觉,仿佛想诉说什么。我微微一声叹息:“阿难,我来度你……”

一瞬间,我感到脚下一阵摇晃,似乎是抗议,带着一丝嘲笑。我扬眉,微笑,再一次缓缓道:“阿难,我来度你!”

或许是因为我的坚定和执着,它恢复了平静,暗哑的问我:“千年前佛祖都不曾度我,你如何度我?”

我从未想过他会如此回答,我听的出他的不甘,以及自己不被信任的语气,“阿难,一千年了,你可曾后悔?”

“后悔?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千年前我在佛前立誓,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只为她能从桥上走过。如今两个五百年过去了,她每一世都会踩着我的身体,从此端到彼端,却从未顿足,渐渐地,我心凄然,顿生彷徨……”

我淡淡一笑,“阿难在这千年,可曾悟到什么?”

“总觉得悟出了些什么,却又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既如此,何不放下?”

“从未得到,如何放下?”

“就因为放不下,所以从未得到。”我狠下心,一字一句,字字犹如刀刃,“你这千年,日日夜夜生受风吹雨打,可是你心心念念的女子,每一世都结婚生子,生活甜蜜。从未知道这世间有个阿难,如此真心的爱她,痴痴的等着她。正因为不知,才会过得幸福。若阿难不曾用过这样的方式,佛祖慈悲,必许你与她,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我轻叹,“是,阿难在别人眼里或许痴情,堪称典范,但是在我眼里,却有些犯傻呢。”

阿难不语,陷入沉思……

片刻之后,我打破沉默:“阿难可曾想看看若是当年你不在佛祖面前立誓,会有什么样的轮回?”

“看了又如何,而今我只是一座石桥,如何能再度轮回?”阿难无赖道。

“我既来度你,自有我的法子。”

“不可能,即便是佛祖也不得救我,我自立誓起,就已然选择了放弃轮回。”

没有理会阿难,我继续说道,“阿难可知道重楼之泪?”

“当然知道,魔尊重楼的泪,经过炼化,可以静心安神,摄魂固魄,甚至起死回生。”阿难惊叹,“但这更不可能,魔尊重楼,魔界至尊,醉心于武技,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纵横三界,除了飞蓬,鲜有对手,做事一意孤行,不计后果。怎么会流出世间至阴至阳的重楼之泪?这绝无可能。

我淡淡的笑着,徐徐吟道:

酒入愁肠

一生惆怅情多少

纵横吟啸

恋相萦绕

魔堕凡尘

难遣流年老

人间道

天涯芳草

依旧多情好

吟罢,不禁轻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随即念动真言,伸出右手,瞬息之间,一抹白光便自我掌中幻化,顷刻间流光四溢,照亮了整个黑夜中的桥身。刹那芳华的流光中,我看到千年前的阿难,神采奕奕,跪坐佛祖身前,不卑不亢,宛若天人,“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

阿难的神情很是复杂,惊叹中犹自透着不可置信,我不理会,只道:“我能将你的魂从这重楼之泪中释放出来,还你自由轮回之身,阿难,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可愿,我来度你?”

“我....我愿意”。

只有片刻间的犹豫,阿难就应了我,此刻我想他应该是激动的,佛祖曾说,之于阿难,只有他自己,才能令他放下痴恋,放下执念。我心底叹息,有谁,能真的经受住千年等待却不能相守的考验呢?

然而就在我这短暂叹息的时间,阿难已经幻化出了千年前的魂形,自这桥下飞至我面前,只是已经失了之前的神采奕奕,变得黯然沧桑。

他只望着我,没有感激,轻轻俯下身,便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知道他心急着轮回,千年的时间,他的耐性恐怕也早已所剩无几,虽然我有些失望,但是想着下一世他终于可以与心爱的人厮守,微微释怀。摇头苦笑,收回重楼之泪,望着怀里安静的小黑,往桥下走去。

细雨还在静静的下着,柳树枝头,我一抬眸,便看见紫萱在烟雨中的倾世容颜以及一把瀑布般的长发。对着我邪魅一笑:“金霖泽,你输了。阿难这么痴情,是肯定不会放下这份深情,不会放下这段执念。”

话音方落,身后一阵巨大的声响,不用回头我也知道,久负盛名的石桥,这一刻,坍塌了。

“看来还是我赢了。”我没有一丝开心,反而陷入沉思。“蜀道绵绵长,隔人仙;柔柔水声,脉脉思恋。紫萱姐,你何尝不是一名痴情女子,你对长卿的爱是绵长的、感人的。但不可否认,你的爱中也存在了自私的占有欲,你爱长卿,是因为他是林业平的转世。你想尽办法控制长卿,好让他与自己再续前缘。爱是不能强求的,你与长卿注定是逆天的缘分。”

“切,不就是赢了嘛,得瑟啥,我还轮不到你来说教。”紫萱不满道。

“刚也听见了吧,阿难也说,是魔界至尊,醉心于武技,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纵横三界,除了飞蓬,鲜有对手,做事一意孤行,不计后果。”不理紫萱,我玩味的笑道。“你看他这么厉害的人物,而且性格又这么孤僻,竟然也肯为你落下泪来,看来是真的对你是一往情深噢。难得啊,难得啊,要好好珍惜噢。嘿嘿,嘿嘿。”

“你……哼,景天和长卿还等着我去救呢,重楼之泪你稀罕,你就留着,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紫萱早已不见踪影。

雨碎蓉城的子夜,又空余我和怀里的小黑,只是那驻立千年的石桥,从此便殒灭不再……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30701113407.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20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