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打工小妹T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因为年轻,所以我来了。在这个不知名的冬天,忘记了Y城不会下雪。在舅舅的帮助下,我进了一家工厂,据说这家厂效益还是不错的。早上,舅妈帮我收拾了些东西放进宿舍,简单嘱咐了几句便走了。尽管如此,我想我还是幸运的,在不认识的地方仍有亲戚帮忙。我下午就进厂干活,活还简单,一学就会了,一房的女工都差不多大,十八九岁,二十来个人,一下午全熟了。出来打工就是令人心情都像停在太阳上。但是,有个人却令我记忆犹新。她的名字是T,宿舍里的都叫她小T,我也跟着叫。小T才十六岁,如舅舅家的二女儿一样年纪,一样漂亮可爱。而不同的是,她在一年前不顾父母劝阻毅然退学来外打工,舅舅的女儿此时正在一所不错的高中里上学,去年刚考上的。晚上九点钟终于一天的活干完了,我跟着其他打工妹一路笑着回到宿舍,一眼便看到了一个裹着棉被趴在床上玩手机的女孩子,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走进来。我们中有个人走到她床前,一边摆弄着上层床掉搭下来的铺摆儿,一边用玩笑语气哼着说:“小T啊,今晚你又不干,老板娘又生气了哦。在这么下去,你工资可不高了。”女孩子没理她,一动不动,只有手机的qq滴滴响。哦,她叫小T啊,我暗暗记住,接着便疑惑了,她为什么不干活呢?难道生病了?“又”什么意思?站在我身旁的高瘦个,一眼睛细的成缝脸却长的出奇的女孩子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悄声对我说:“等一下吧水子,先收拾收拾自己东西好了。那是你的床铺吗?拖鞋还没摆出来。”舅妈走之前告诉我,人在陌生地儿,和陌生人相处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听,不要说,不要问。果然,小T不久开口了,用骄傲的语气说:“老板娘扣钱就扣钱呗,我以后又不要自己挣钱。”没人理,她又说,并且声音也更大了,说:“我要是想赚钱,可早赚满锅了!以前在学校可是个大红人,我。为什么呢?声音好听,唱歌行呗。学校每次晚会都特意邀我,一定要让我唱。”这是有人似乎在听了——俩三个人放下水盆走到床旁,侧着身轻轻整理被子,一声不吭。像是受到莫大鼓励似的,她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把手上的粉红色外壳手机正盖在弯起来的膝盖位置的棉被上,顺势把腿上的棉被到处压了压,咂着嘴继续说:“还有一次,一家唱片公司不知道从哪听到我,想让我到他们公司去,找我签合同,一首歌就五六千呢!吓!""""”这时睡她上床的人突然探下头打断她:“那你怎么不去啊?委屈在这受苦受累,一个月工资才两三千。”脸上的表情带点嫉妒更多的是嘲弄。她顿时就不高兴了,眼睛瞪得牛一样又圆又大,哞哞地喊:“你傻呀!我去唱歌公司为了钱肯定会让我做手术,那可是真刀动喉咙。万一手术失败我变哑子了怎么办?谁还要我,真是。真是一点事面都没见过。要我还在学校里,敢那么跟我说话的人准会被我那帮兄弟揍。”这时没人讲话了,突然间静了,因为灯不知道被谁熄了。“我以前可不听爸妈话了,他们有一次还跪在我面前求我"""”“嘘,不要讲了吧。今天好累。”“我们好累,她今天晚上又没干活。”他们可疼我了,我有三个哥哥,就我一个女儿。我走的时候啊,他们哭得衣服全湿了,可我二哥拍胸脯打包票这才"""”“睡了吧睡了吧!太困了。”接下来是一夜未停的滴滴QQ声。来了几天后我发现她真的的很懒,白天干活磨磨蹭蹭不说,晚上三天两头不干提早回宿舍。老板娘把她叫去,就点头应着,逼急了,就大喊说,这个厂又没什么活干,我干嘛呆在那发呆!确实,这个厂似乎真的快不行了,晚上起床上厕所总看到有人在收拾行李。所以,老板娘一直没辞退她。和她终于聊得有些熟了,于是问她:“你干嘛总不爱干活?要换工作前总赚一点是一点呀。”“切,那点钱谁稀罕。我在家可什么活都不干的。那叫什么,十指"""唔"""?”她漫不经心的回答。“十指不沾阳春水。”“好像是这样,管他妈。我辛辛苦苦干一天才八十来块钱,在乎这一点干嘛?先养好自己休息好,换个好工作才能赚更多。”小T挑了挑眉,然后继续踩缝纫机懒洋洋的缝袋子,钉上的线歪歪扭扭但勉强过得去。这个房间里全是灰,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机油的味道。时间长了,即使每天戴口罩,喉咙也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常常吃饭都恶心。隔五六总有七八个男的来找她,这时她就会像看到救星一样迅速摘下口罩和他们出去,要么逛超市买一堆东西带回楼上的宿舍里和他们疯一阵,搞的整幢楼不得安宁,要么去哪里玩我也不知道,后面这种情况占大多数——这七八个男性朋友中有的看起来甚至上了三十几岁,头发衣服都怪的不得了,满口脏话。有一次,她吃的油光满面回来就对我说:“你知道吗?他们请我吃了多贵的东西,那家餐厅真是太好吃了,喔,天哪!他们可是我三天就交到的”还没等我开口她就打着旋兴高采烈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每一个人。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不过因为她的原因后来分了手,当时还闹得挺凶。别人让我去劝一劝,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去,因为我太了解她了。我并不是个聪明的人,而是她太容易被人看见所有了。但,以前晚上常常一两点钟,她偷偷摸摸从被窝里爬起来走出门去,门外站的是她那男友,俩人不知道去哪。我见她哭得那么凶,心一软,毕竟她也还是个孩子,也就去劝了。小T本就爱打扮,没了男朋友之后更甚了。各种包包,唇彩,指甲油,高跟鞋"""并不是我不爱美,只是她买的数量确实过了,相对于她的工资,尽管都是些便宜货。她的头发本来就是五颜六色,而又去理发店重染了一遍,更像极鸡毛掸子,末端还分叉。我还记得,来这的第二天下午,正赶上她要和男朋友玩去,对着镜子照了无数遍后转过身问我美不美,我如实回答——结果是她一连三天不理我,见到我就把鼻子翘得高高的。和她相处的第二个月月底,她走了——也不知道她的那堆行李又没有人帮她搬。走了。身上只有一个月的工资——一两千,是从老板娘身上哭着要来的,以前的工资全被她花光了,一分钱也没攒下。尽管我们互相都有联系方式,但谁也没打扰谁。今年冬天,Y城应该会下雪吧?只有雪落下,我才能从这里找到家乡的影子。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51031115017.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红蜻蜓品牌旗舰店
瓷肌面膜贴补水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