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邀功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简要说明:本文由开头对事件的梗概和六部分文字组成,前四部以信函和手记的方式呈现,第五部分为叙述,第六部分是笔者的总结(也是本文的一部分)。文中所有浅近文言与其中往来信函 手记,皆为笔者伪作,以烘托故事情节。惟长定堡“大捷”一事,史书确有所载。

正文:

鞑靼内斗剧,族内弱者,携老扶幼,合七百余口,欲投朱明,将至长定堡。时其副总兵者陶某,始则误以敌至,整兵三百,开关迎敌,继则功欲诛心,横生恶障,无论老幼,悉屠之。遂令血染边野,尸积荒草。令数首级,其部曲于氏者,偶见胡妇抱子卧坑中,余息尚存,一念恻隐,遂私纵之,此万历六年事也。

(一)陶给蓟辽总督的急函

三日前,土蛮纠合大众,寇我边陲,前锋七百余骑,突袭长定堡。不才身先士卒,以三百骁骑,奇袭彼阵。土蛮惧我天威,引颈就戮。斩首四百七十级,而无损丝毫。不才以为,九边创成以来,久罹土蛮之祸,屡有破塞南侵,扰动河套之恶,今成此大捷,实赖圣上洪福也。有此佳音,不敢稍迟,星夜驰骑,送至麾下。

(二)于给妻的家信

吾妻见信安,吾安好。

儿子还好吧?很久没回,有点儿想这小子了。我下个月就要换防到固原了,一想到能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觉松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太奇怪了,让人想不通,想不通倒是小事,但一想到可能有杀身之祸,便愈发不自在了。事情是这样的:

也就上月初吧,按理说正是歇马养膘的时候。前哨却突然来了急报,说什么土蛮来犯。陶公当时正点阅新军,听闻此信,仓猝无备,便欲引新兵出战。我虽然只是个百户,但好歹也身经百战,这土蛮可比女真凶残了不知多少倍,戚家军都不敢直接冲阵,就凭这些新兵芽子?搞不好就死绝了!我苦劝陶公,求他坚守待援,可他就是不听啊。唉......陶公五十好几了,做了一辈子边将,心里不甘,这我懂。他这次是豁出去了,再不济,死在边外,朝廷还有个存恤,搞不好,木主还能搬进忠烈祀。可这几百个娃咋办?最大也不过二十几岁,可惜了。

我当时是豁出去了,我这个百户是陶公一手提拔的,知遇之恩,陪他死也值了。可一想那些孩子......

没办法,军令如山,只得开关设阵。远望边天,尘障大起。这阵势,少说八九百人。当时我这心里,连声叫苦。新兵哪见过这阵势,不自觉地退阵。亏的陶公下了死令,退者先斩,才勉强稳住阵脚。

可等着等着,越发觉得不对劲儿。我扭脸望向并轡的陶公,陶公也恰好望向我,那表情像是在问“怎么回事?”

确是奇怪,土蛮的动作一反常态,哪像是突袭,分明就是搬家嘛。再看那尘影里晃动的,不是战骑......竟是马车!

正疑惑间,为首一个骑马的蛮子用夹生的腔调大喊“投......降,投......降”。

我最先反应过来“陶将军,他说投降,这不是敌骑!这是......”

“杀!”

噌得一下,陶公便纵马冲了出去,我保证,当时他一定听到我的话了,我发

誓......

主将冲在前面,军士自是不容落后,我不得已,只能跟了上去。

......

大捷,前所未有的大捷,不伤一卒,斩首四百七十......可我却疲惫不堪,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当晚帐里的庆功宴,我托病未去。

在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到城楼上走了走。远眺刚才的“战场”,一块儿光秃秃的草地显出彤红。塞外霜染,月辉之下,竟似泛光。我闭上眼,想起了那对儿母子看我的眼神,那不是看见人的眼神吧?我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在一处坑里看见了他们。心想着不能一错再错,就把他们放了。

半生戎马,杀伐无数,未有如今日怯惧者。欲合目安神,则耳边哭号之声,一如昼间冲阵时,遂虚汗淋漓。倏尔环视,则不过风卷牙旗之声耳。

我人虽然粗,但开过蒙,善恶还分得清:位虽然低,但好歹拿的也是朝廷的饷银。今天这大捷,说句实话,于人伤天害理,于国有损声威。朝中张阁老,智虑渊沉,一旦细查下来,肯定又是一场大狱。

话虽这么说,既是恩公,我也不好接发他。正好他又嫌我矫情,想方设法给我调到固原。以后的路......自求多福吧。唉......有过这么一次,估计终生都是块心病。跟你说说,心里还会好受些。

(三)陶友的信

近日京师、闾巷之议,皆瞩于兄,至有以兄与戚将军比肩者也。

囊者书荐于余而不果,非疑兄干略,盖直京察,内阁欲正时风,难为请托。今兄立此不世之功,真将帅材也,满朝公卿,踊跃称善。更可喜者,宸衷大悦,告谢太庙,此吉兆也。他日位列封疆,亦无不可。有此佳音,驰以告兄,以慰兄拳拳报国之心。

(四)张居正手记

昨接塘报,言长定堡之捷。不毂(居正谦称)初闻为之加额,继生蹊跷,觉其间事,未宜轻言。鞑靼武士,尽骁骑也,臋力过人,骑术精湛,虽上谷渔阳(战国时故赵地,其民胡服骑射,以骑兵名闻天下),难与敌也。今闻其将,不用计略,不倚地势,径冲敌阵,斩首百级,而无损丝毫,诚可疑也。其间似另有蹊跷。然正直主上大婚,且封赏已定,不宜轻动。而今之势,惟有暗察其情矣。

(五)崇祯十七年的边塞

闯王入京,崇祯自缢,一个朝代结束了。富商大户纷纷南逃,士子书生仍在殉葬,流民草寇乘乱劫财,中原......仍是一片破败。唯有这草原一如既往的安详与苍凉,一位老者在夕阳下席地而坐,深邃的眸子,仿佛正南眺着纷纷乱象。

“听说了吗?阿爸,明朝像是撑不住了,皇帝都上吊了!”一个粗壮的中年牧马人站在他背后。

“早就该灭了,腾格里也饶不过他。”老人说的如此平静,竟像是没有一丝恨意。

“您还是忘不了那件事吧?”

“怎么忘?八九百号族人,死的死,逃的逃,还不是拜明狗所赐?这是灭族之仇呀!我忘了,腾格里也不会忘,族人也不会忘,你奶奶也不会忘,这就是报应......报应。”

呼号的天风盖过了这句话,在草原上卷起粼粼的细浪,飘向深邃的腾格里。

(六)笔者的话

据史料记载,明万历六年末,居正还朝。随后便有御史上书,直陈长定堡之疑。继而巡按御史察明真伪,真相方大白于天下。上至内阁辅臣,封疆大吏,下至部臣,总兵,所有爵赏,一律革除。几百人的性命,才算有了说法。

这段历史,这些性命,在陶总兵的眼里,是进身之阶;在于百户的眼里,是难言之罪;在陶友的眼里,是拍马屁的好手段;在张居正的眼里,是漏洞百出的塘报......而在那对母子的眼里,却是锥心之痛,弥天之恨。

浩浩一部中国史,往往几笔便带过成千上万的性命,这会给人带来麻木。正史是圣哲与暴君,忠臣与小人的历史。但那字里行间的背后,又有多少孤魂野鬼,难以皈依?单是那些骸骨,便让人难以轻松地面对了吧。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51108101847.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1号头像
亦乘风
【1】楼 (2016-02-04 11:28:59):
      指点江山功过,慷慨激扬,颇有大家风范!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去,留下千秋篇章以供后世瞻仰。历史是发展的,也是残酷的。功过是非身后事,但凭世人说。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红蜻蜓品牌旗舰店
瓷肌面膜贴补水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